懒癌+电竞网骗=星野花🌸
◇★Asteria★◇

*Overwatch*
*AOT*
*文豪野犬*
*Persona5*

织太中心。
双黑只吃宿敌向。

雨宫莲Only。
敌意很重,id带莲莲的不要赞,会被拉黑。

毕生孤独,浪漫至死。
低 产 怪 人。

S6S7三百强辅助选手
现已A游。

懒得写文第一人。

BE爱好者。
写文哪有游戏好玩。
秉持着不说废话的原则写一堆的废话。
*文笔很差,高亮。*

是个孩厨,爱自己的闺女们。
-Angel-(月)
-Charlotte-(星)

“我不会试图摘月,我要月亮奔我而来。”

°Hoshino🌸。

© °Hoshino🌸。 | Powered by LOFTER

【艾利】Age 30.(给蝎子老师的生日贺文)

*迟了几天的贺文。

*现代设定。

*大学生艾&No Name利(虽然关系不太大)


暴雨将至。

上方的天幕雨云暗涌,轰鸣的雷声宣告即将把怨气向大地倾洒,这般孩子气的天气倒是和我身边自说自话的小鬼有几分相似。二月的寒风呼啸而过,刺痛我的耳廓。他手握方向盘,用尽气力狂踩油门,和这样的天气相符,像在泄愤。

有着温暖的棕褐色头发的、稚气还没完全从脸上褪去的大男孩口中念叨着什么,从勉强听清的细碎词汇中我猜测他是在抱怨。抱怨他的两位好友太难缠,不能让他一个人前来、抱怨千篇一律的美国菜、抱怨此刻这辆跑车的发动机声响太大。他抱怨的内容几乎都消散在了风里,我朝他大吼,风声也同样盖过了我的声音,为了听清我说的话,他这才把车窗关上。那些抱怨的内容他没有重复第二次,我疑心他本来就没打算让我听见。

他比我要小上十岁,是个大学生,确实也早就到了可以考驾照的年龄,但我确信他没有。他甚至和我一样,才刚刚抵达这座城市。我不知道他哪来的执念,专门从德国跑来美国,只为掳走我。这样义无反顾可真够浪漫的。

“你的车哪来的?”

“偷的。放心,过会儿我会还回去的。”

“无证驾驶。”

“我知道。”

十分钟前,他开着这辆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跑车闯入“No Name”演唱会的彩排现场,当着所有忙碌中的工作人员的面,仗着他的个头已经将近一米九,把作为主唱的我打横抱起,禁锢在他的怀抱中。“我借用他半小时”,从我的角度很好地看清了他得意上扬的嘴角,这得意忘形的小鬼还不忘冲导演坏笑,露出尖尖的小虎牙,乘着发动机的响声和刺鼻的尾气在众人的视线中扬长而去,电闪雷鸣。他就差没有用安全带把我绑在副驾驶座上。

想象着发现车子失踪后气得跳脚的车主,和反应过来现状后拼命拨打我的手机的导演,回去之后一定少不了一顿责骂和埃尔文的一通教训,韩吉那家伙一定会顶着一张雌雄难辨的脸看着我和艾伦笑得不明所以。再加上身旁这个握着方向盘的家伙并没有驾驶证,我真后悔十分钟前没有在车子还没发动前逃跑。

“现在你得跟着我逃命了。”

你要被我害死了,大明星。

同归于尽,我回答。

收音机里放着“No Name”不久前发行的新歌,熟悉的韵调,我时不时哼上两句,艾伦偶尔轻声应和着,食指在方向盘上打着节拍。靠车为生的美国西部,宽阔的混凝土公路上此刻竟然没有一辆车的影子。传统的双门式跑车高傲地霸占一整条公路,发动机的声响直冲云霄。他有了空闲,握着方向盘的同时偷偷偏过头来看我,祖母绿的眸子里闪着金光,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居然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猛烈撞击着我的心脏。

为了掩饰,我偏过头去。加州的二月,道旁伫立的海棠树都迫不及待地开起了白花,洋洋洒洒,在我的视线里飞速后退,这样的速度还有上升的趋势。如果我能打电话,我现在就会以无证驾驶和飙车的理由检举他。等我摸出手机,才发现为了避免因导演不停给我打电话引起手机的震动,我早就按下了关机键。

“看吧,果然你还是想和我在一起的,利威尔兵长。”

 

这样的称呼就像一句魔咒,把我朦胧的记忆唤醒。我的思绪突然如决堤的洪水,原本破败凋零的记忆像走马灯一般在我眼前活现了起来。现在是和平年代,没有墙外的巨型生物,也没有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气,在我身旁的依旧是当年灾难平息、军团解散后固执留在我的身边的少年。

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他的眼神异常的坚定,我终于回忆起了方才令我感到无比熟悉的眼神于我的意义,肌肉的记忆远比大脑的记忆来的靠谱。我又看到了两千年前那幼狼般不知天高地厚、掺杂着血气的眼神,那是我最为熟悉也最为触动的眼神。回想起那段并不美好的时光,我最喜欢他的要数那对晶莹的绿宝石。而那对宝石的主人,正顶着一张足以让千万女孩为之倾倒的英俊帅气的脸,兴许是发现了我看他的眼神有所变化,冲我酸涩地笑了起来。似乎在提醒我,我已经遗忘了三十年。

傻极了。

他将脑袋转了回去,正视着前方,熟稔地拐过一个弯,跑车重新驶在直道上。

我们奔驰在荒凉的西部,像两个亡命徒。

“艾伦。”

“嗯——?”

他显然是故意拖长了尾音,他明明知道我对他带着奶气的音色毫无抵抗力。他敲打方向盘的频率没有变,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没有转过头来看我。阳光透过玻璃,温润地打在他的脸侧,映衬着他的眼睛,比在这个时代他发现我、开始来找寻我的五年间的任何时刻都要明亮,就像一切都没有变,我和他都心照不宣。

也许从他第一次拨开人群前来寻我,我却没有拒绝他的时候起,我就明白了。我和他共同跨越了两千年前面临的人类的灾难,跨越了街道巷尾异样的目光,跨越了壁外的蓝天与大海。这一次,该是我跨越这一时代我们相隔的十年,跨越两千年前那段封存在我的脑海中近三十年、已然落了灰的岁月。

于是我解开安全带,越过了副驾驶座。

我再没有一个三十岁,能像这样惊心动魄。

 

 

 

 

清宴的碎碎念时间。

在10月31号的时候就说好要给蝎子老师写一篇生日贺文,前前后后我已经开了近三个文档,只有这一篇最终完稿。

蝎子老师于我来说意义也是不同的。

在六年前,我被AOT深深地震撼了。入了AOT之后,开始在贴吧上找粮。我从一开始就是杂食,利艾还是艾利也并不分得太开,只觉得他们在一起便好。

接触蝎子老师的第一篇文,很可惜,不是她的艾利,是一篇原女。时间遥远,我也记不清到底看得是哪一篇了,但我想这就是我此后开始写原女设定的原因之一。

我们在贴吧上相识,熟悉起来后也互换了社交方式。苦于当时我还是个不成熟的小熊孩子,在AOT被禁之后并不会自己找资源,贴吧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卸载,慢慢的就淡出了AOT。我和蝎子老师大概是有很久很久没有联系了,如果我的时间算得准确,那就正好是我淡AOT的时候开始,六年。

幸运的是,六年之后,我回来了。当时脑中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是,想看蝎子老师的文章,毫不夸张。

也许是十月开始,幸好还存有蝎子老师的联系方式,我开始了义无反顾地打扰蝎子老师的重大任务。其实没有那么夸张,只是闲来联络,唠唠家常和至今仍然深爱着的角色们。所幸我的不屈不挠让我对蝎子老师也更加了解了,感觉和一直期待着的人拉近了距离,自我感动了好一阵子。

虽说我当时就承诺要给蝎子老师写贺文,但是真正下笔的时候,我又不知道从何写起。我想过最初看的是蝎子老师的艾伦原女,还没写一页就拿捏不准自己的风格(因为我自己也有动笔写原女,感觉在套用和摘录自己的文章,毫无诚意)。思来想去,我翻到了自己两年前厚厚的随笔和当时在语c圈写过的戏,这篇没有发出去,被我圈点、涂改,最终定型成了这样一篇艾利。蝎子老师是吃艾利的,我没有过问也不敢随便逆,我个人可能更偏向于利艾利。

手写了三面的稿子,打在电脑上的时候因为时间问题,粗略改了一两遍,修正了几处语病之外可能就急忙要休息去了,毕竟还是高三。

我自己动笔时都没太注意,通篇看下来以后,才察觉我最初选择这一篇进行改编的理由,也许也算是写给我自己离开AOT遗失的这六年时光,和蝎子老师错过的这六年时光。

相比与以前,我肯定是没有初中那股子傻乎乎的感觉了,应该是相对成熟了不少。蝎子老师给我的感觉还是一样那么可爱,除了可爱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汇去形容了。………………她太可爱了。一提到喜欢的人就会语无伦次的毛病我到现在还改不掉,其实我还是很羡慕能为自己喜欢的人写文章的人的。对于我来说,再多的语句和美好的形容词都无法形容我对她的喜欢。

我常说AOT是我的初恋圈,那蝎子老师一定是那个能让我找回当初入AOT的初恋的感觉的人。没有表白的意味啦……可能有,更多的还是时隔六年重新联络上的那份喜悦。

文章中我引用了一句话,我喜欢阅读张爱玲的散文,这句话便也是引用了其中一篇的一句话,我把它摘抄在了自己的本子上。现在我要重新将它摘下来,送给蝎子老师。

“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评论(7)
热度(48)
  1. lsrael°Hoshino🌸。 转载了此文字
    螺旋升天中,感动到语无伦次。 若是语言有形状,那一定是我对你的爱满溢了出来(///▽///)